「爆改版睡眠舱」:60块钱一小时,你用得起吗?

2019-11-8 21:10| 发布者: 4o4丶| 查看: 363| 评论: 0

摘要: 文|银昕最近,北京的商业中心中渐渐出现了一种可供分时租赁的“私密盒子”,“盒子”中有木质的办公桌,桌上还有固定电源插头,书桌旁有一个座椅,有些“私密盒子”中还有可调节的沙发用来休息。这些盒子从2017年起 ...


文 | 银昕

最近,北京的商业中心中渐渐出现了一种可供分时租赁的“私密盒子”,“盒子”中有木质的办公桌,桌上还有固定电源插头,书桌旁有一个座椅,有些“私密盒子”中还有可调节的沙发用来休息。

这些盒子从2017年起渐渐出现,与此前曾流行一阵但最终因政策原因被叫停的共享睡眠仓不同,“私密盒子”不仅有床铺供人休息,床铺折叠后,还可以变换成书桌提供自习和办公等功能。

“私密盒子”的创立者,摩宝科技创始人赵李贝告诉PropTech研习社,截至目前在北京和深圳两城已有超过100个“私密盒子”投入使用,而有另外100余个“私密盒子”也已经从工厂下线,正在准备送往新的运营地点。

私密盒子的表面细节 来源:PropTech研习社

不做最没技术含量的二房东

摩宝科技创始人赵李贝直言不讳地对PropTech研习社表达了自己对“二房东”模式的“看不上”,他表示,最初创立这个项目时,他本人和创始团队的其他成员都对包括长租公寓和联合办公(也包括一些孵化器)在内的“二房东”项目提出批评,摩宝不会选择这条道路。

“‘二房东’模式没有任何技术含量,无非就是将别人的房子租下来,然后装修之后再转租给别人,盈利模式就是指望吃差价,没有任何其他的内容。”

赵李贝表示,无论是长租公寓还是联合办公,最终都在“比谁装修得更漂亮”,即在装潢和改造上投入巨大的成本,赵李贝认为这种做法是错误的,摩宝一开始就不愿在装修方面有任何的投入。

“我们‘盒子’的设计也基本走‘反装修’路线。”赵李贝对PropTech研习社表示,摩宝科技的所有“盒子”都是整装完成,不需要拼装,并且在拆卸中也不会有任何损伤,因为“盒子”的装卸不需要钉子,理论上可以完成不限次数的安装和拆卸。也就是说,当某一地点的租约到期之后,“盒子”可以在最快时间内被拆走,并在最快时间内在下一个地点安装完成。

赵李贝不认可“二房东”模式的另一个原因是对这种“计算模型相对清晰,未来收益相对稳定”的商业模式不感兴趣;但‘私密盒子’不一样,随着时间的发展在内部空间的科技感以及可提供服务的丰富性上可以有更多想象空间。

“我称之为随着时间而‘裂变’,‘裂变’之后产生的未来收益是不可预知的。”赵李贝说,这种“裂变”更能引起他的兴趣,未来也有更多想象空间。

私密盒子自带的抱枕 来源:PropTech研习社

从2017年开始,在14年左右“双创”热潮中兴起的各类创业服务机构发生了道路分化,一部分专门做联合办公,这些“二房东”走上了在资本主推下不断扩张规模以期获得平台效应的道路(如优客工场等),另一些则分化为孵化器,利用创业服务能力吸引初创企业前来入孵,并设立投资基金寻找有前景的初创企业进行投资。

赵李贝对孵化器这类“二房东”也持否定的态度,他不无自负地表示,越是优秀的企业越能够自己从挫折和难题中走出来,而不是依靠背后的孵化器或者创业导师,“微软、苹果和宝马这类企业没有一个是从孵化器中被培养出来的,现在这些孵化器也不可能培养出成功企业。”

赵李贝给摩宝科技定义“优秀”目标是:未来三年内能进入尽可能多的城市,设立超过一万个“私密盒子”。“目前我们已经和首都机场、北京南站等大型交通枢纽完全谈好了,他们把最好的位置留给了这些‘盒子’。”

不同声音:真需求or伪需求?

PropTech研习社近日在朝阳门银河SOHO的摩宝科技营运地点体验了这种“私密盒子”。

“私密盒子”被布置在银河SOHO B座地下一层,共有两个盒子。通过微信小程序用手机扫码之后,盒子即可打开。

私密盒子的内部空间 来源:摩宝科技

盒子里面的真容是一个长条形的书桌,书桌的顶面有可供电源插头插入的固定插座,书桌旁是一把座椅。若是将书桌放下便是一张容纳一人休息的沙发床。

两个“盒子”以外的公共区域有两个可调节沙发可供休息。除沙发外,公共区域的另一个角落是类似酒吧吧台的布置,不过吧台之上没有陈列饮料。

为了增强私密空间的密闭性,盒子门上设置了百叶窗,可以调节外部对门内的可视度,也能控制门外光线射入室内的强度。“盒子”内部空间的灯光强度足够上自习以及正常的办公和电话会议,但并不算特别明亮。

PropTech研习社在一个盒子中停留了一小时三十五分钟,最终的费用是105元,平均每分钟一元钱,在使用了摩宝科技提供的新用户30元优惠券后,以75元结账。

赵李贝没有透露单个盒子的成本,若以每个盒子造价两万元估算,按照每分钟一元钱的收费标准,若要收回单个盒子的成本,需要被使用333小时以上。若每个盒子日均被使用8小时,在42天内可收回单个盒子成本。

在体验的同时,笔者遇到了另一位没有使用私密盒子的用户,他正坐在公共区域内的沙发上“免费”休息。

该用户对PropTech研习社表示,她的确很喜欢午休时能“免费”享受一把可调节座椅用来休息,但该门店内的“私密盒子”中只能办公却没有沙发,她不愿意为另一处办公场地以每分钟一元钱的价格埋单。看来,这位免费用户其实并没有发现盒子的隐藏沙发床。

私密盒子外的公共区域 来源:PropTech研习社

“从创立之初我就认为,在现代的都市生活中人们非常需要随时随地都能有一个安全,独立且私密的空间,也许只是休息一下,也许是开一个电话会议,也许要临时处理一些公务,总之我对这种私密空间的需求是毫不怀疑的。”

赵李贝表示,目前摩宝科技平均每个盒子的使用者已超过150人,与之相比摩拜单车和ofo这种交通工具平均每辆车的使用者只有30余人,赵李贝的愿景是,当“私密盒子”能像共享单车那样满大街都是,“裂变”后的网络效应背后的想象空间。

赵李贝的“裂变”包括但不限于未来“盒子”内部的更多智慧化功能,比如“盒子”自带的4K或8K清晰度的高清视频会议功能,以及科技感更强的其他产业都可在“盒子”空间内得到实现。

摩宝科技的另一个正在进行的布局是toB业务,“现在很多上班族解决午睡的办法是趴在桌子上,这种方法当然也可以解决问题,但舒适度很差。摩宝科技希望提供的是一种健康的办公理念,大客户订单当然是其中一种十分可观的toB业务形态。”

此外,赵李贝对toB业务的另一层定义是实现产业链的对接,其大意是希望以“私密盒子”的内部空间为载体,在空间智慧化和更多科技感的装置和应用上寻找其他与之相关的企业进行对接,简而言之便是,让“私密盒子”有可能成为新科技和新应用的实现或试验场景。

私密盒子外的公共区域 来源:PropTech研习社

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是,人们在多大程度上需要这种“私密盒子”?“私密盒子”是真需求还是摆放在公共空间内的“高级玩具”?

投资界不乏有对此种分时租赁的私密空间提出质疑的声音。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经理告诉PropTech研习社,他曾亲耳聆听赵李贝介绍过“私密盒子”项目,这位投资人并不认为人们真的对此种分时租赁的私密空间有多大的需求,特别是对三年内扩充规模到一万间的构想持怀疑态度。

“我认为这种‘盒子’应该在火车站、高铁站和飞机场重点布局,因为这里的人群绝大多数是旅客,在旅途奔波中更需要这样的私密空间享受安静的环境。”该人士还认为,针对这个细分人群,主打办公和自习及会议功能是不合时宜的,应该以安静的休息功能为主,但这又势必在业态上无限地靠近此前因政策监管原因而被叫停的共享睡眠仓,这在商业模式的未来性上是个巨大的问题。

谈起每个“盒子”平均已有超过150个用户这一数字,该投资人士表示此数字也许是真实的,但另一个更重要的数字是活跃用户数字,这一数字才能反映此类服务是否真的供不应求。

PropTech研习社询问赵李贝目前摩宝科技的融资情况,赵李贝表示现阶段投融资情况仍属于商业机密不便透露,但他表示,摩宝科技目前对资金量的需求很大。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